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独家策划
当前位置 : 首页 > 独家策划 >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 2008-12-11 13:24:00  来源 :网络 世艺网整理  

    森山大道
    作者:森山大道

        70 岁的日本摄影家森山大道的作品一向从情色与女性、生命与死亡、城市生活中取材,表现出日本人普遍存在的莫名狂躁。最近他推出自己的一组新作《布宜诺斯艾利斯》,于12 月起在上海展出。

      12 月17 日,以黑白城市题材征服世界的日本摄影家森山大道首次来到上海,为其在爱普生影艺坊举行的新作展——《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幕造势。他告诉记者:“我为拍这一组照片花去整整20 天的时间。”

      贫民窟的街头、蹦跳的孩子、性感的探戈舞步、诱人深入的夜色街头、无数的野狗与混杂人群,都被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街头漫步游荡的森山大道一一拍下。

      1938 年出生于大阪的森山大道在年轻时曾是一名平面设计师。他深受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Yukio 森山ishi森山a)、美国摄影家威廉·克莱因(Willia森山 Klein) 和波普艺术“教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等人作品的影响。1968 年,他参加了日本先锋摄影团体“挑衅”(Provoke),由此获得了彻底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

      森山大道的作品从情色与女性、生命与死亡直至城市生活取材,表现出日本人普遍存在的莫名狂躁。评论家顾铮说“: 对日本民族特征的深刻理解,是造就森山大道作品风格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森山大道的摄影创作处于高潮期。1999 年,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为他举办了《彷徨之犬》大型回顾展;2003 年,卡地亚艺术基金会在巴黎为他举行个展;2005 年,东京歌剧城展厅为他和荒木经惟举行联展。

      上海摄影展开幕当天,年近70 岁的森山大道背着已伴随他20 年之久的理光GR135 相机,在当天下午作了80 分钟的演讲。本报记者在其演讲结束后,对他进行了专访。

      至今像野狗一样地游荡

      记者: 上世纪70 年代的《野狗》,是你最有代表性的作品之一。为什么说自己“像一条狗在路上到处排泄似地在街头拍照”?

      森山: 我小的时候,正是二战时期。那时,在人们心中,只有战争。我不喜欢和同学在一起讨论学习、政治和战争,提到那个我就头疼。我喜欢画画,喜欢在街头随处转悠,我总会被各种事物吸引—橱窗、电影海报、街头景象等。而现在与学生时代不同的是,我的手里多了一部照相机。

      对我来说,在街头游荡就是一种生活方式。这和野狗没什么两样。

      记者: 为何你会对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胎儿发生拍摄的兴趣?

      森山: 在25 岁时,我开始成为一名自由摄影家。那是我拍摄的第一组作品。虽然这是我最初的主题作品,但现在回过头发现,“胎儿系列”是我之后40 年摄影经历的一个原点。

      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纯净的世界,总存在着奇异的、怪异的和可疑的东西,我就通过这些东西来展现另一种美。表现纯粹的美,并不是我所要的。

      记者: 在年轻时,你似乎对女人与性爱的主题有很多尝试,当时的精神状态是怎样的?

      森山: 当时我身边的人似乎都没有什么安全感。与其说我在那时期对这方面有很多尝试,不如说这就是我当时的一种

      精神状态。对年轻人来说,性欲是诸多欲望的一部分,通过摄影,我将这种欲望,将成长的过程做一个网络梳理。

      拍照有做爱后的快感

      记者: 在探索了生与死之后,你开始城市生活系列的拍摄,是什么让你转变?

      森山: 在35 岁时,我读了“垮掉的一代”作家杰克·凯鲁亚克的小说《在路上》。这本书让我感动,因为它像摄影集一样地描绘了美国的各种场景。作家开着一部汽车用三个星期横穿美国大陆,然后用一架打字机写出这本书。于是,我也开上一部汽车,拿上一架相机,开始横穿日本。用

      了三年时间,我开遍了日本所有的公路,拍了许许多多城市题材的照片。

      记者: 有人说看你的作品很酷,犹如在飞驰的计程车上穿越城市。你如何看待?

      森山: 首先我要说服我自己。在拍摄日本城市题材的3 年中,在我的心里总有一种声音在呼喊: 不要停下。这是让我继续在每个城市间游走的惟一动力。

      只要我回到车上开始拍照,就会有做爱后的快感。但是3 年之后,有一种恐惧感开始笼罩着我,因为我在旅行中常

      常会碰到意料之外的事,而担心有更多的事会被我错过。于是我离开了汽车,改用步行,我不怕没有时间。

      记者: 有很多名人对你产生过影响。说说三岛由纪夫和安迪·沃霍尔吧,在你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影子。

      森山: 我在担任细江英公的助手时,老师曾为三岛由纪夫拍摄过一组写真照片,当时是由我来冲洗胶片的。通过这组照片,我对他个人了解得非常透彻,我非常喜欢看他的小说。对于他的切腹自尽,我并不以为然,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如此。

     至于安迪·沃霍尔,我从他身上学会了用意想不到的手段表达艺术理念和社会意义的方式。

      害怕别人在镜头中与我对视

      记者: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短短20 天里,除了拍摄,是怎么安排其他时间的?

      森山: 走累了,我会坐在街边喝杯茶,抽支烟。晚上和同行者一起吃饭,体验当地的灯红酒绿。

      记者: 这与你在东京新宿拍摄时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森山: 新宿的感觉总是乱哄哄的。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在那里。在那里有时候会有恐惧感,而在异国他乡,你就是别人眼中的旅行者,你也不会有很大的心理负担。

      记者: 为什么恐惧?

      森山: 我并不是时时刻刻会感到恐惧。凌晨3 点到5 点的新宿,确实会让我产生很深的恐惧。因为当地有众所周知的暴力氛围,社会问题复杂,散发着各种欲望。

      而且照相机会让那里的人敏感,因为当地有大量的非法移民,他们会以为我是移民局的官员。当有人在镜头里与我对视时,我的恐惧感油然而生,惶惶不安。

      记者: 除了摄影,还有什么其他爱好?

      森山: 听各种音乐,看各种纪录片,电影《教父》是我的最爱。

      记者: 首次来到上海,有什么感觉?

      森山: 和东京一样,上海也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大都市。我这两天坐在车里看到外面熙攘的人群,无数次有拿起照相机跳下车的冲动。

      记者: 你如何保持对城市题材的兴趣?

      森山: 城市每天在变,我会因此对所要拍摄的城市有更多好奇。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森山大道

上一篇:Robbie Copper及其《Alter Ego》
下一篇:唐人当代艺术中心负责人——郑林访谈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