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世艺有约
当前位置 : 首页 > 世艺有约 > 王璜生:学院美术馆要拥有学术高度

    王璜生:学院美术馆要拥有学术高度

  • 2009-10-30 10:04:00  来源 :世艺网专稿  

    本采访内容版权归世艺网所有 如需转载须经世艺网同意


    左:申颖(世艺网) 右: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地点:美术馆咖啡厅
    人物: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申  颖(世艺网)
          Lydia (世艺网)
    整理:申  颖


        世艺网:我们上次采访是在夏天的时候,距离现在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可能也是您最忙碌的时间,特别是十月份这么多的活动,包括美术馆做了这么多的展览。在这几个月当中肯定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所以我们再来回访一下。 
       
      自从您担任美术馆馆长到现在为止,在各个方面都做了不少的调整,关于美术馆团队的调整方面能给大家介绍一下吗? 
       
      王璜生:我这个阶段主要是做美术馆结构方面的具体安排,涉及到美术馆团队的构建。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我们成立了一个学术部。希望我们的研究人员、策展人员能够有更强的主动出击的意识,去思考问题。联合社会上的学者,共同探讨美术馆未来学术发展的可能性,这个部门下面也有几个项目在策划中。比如说很快会做的“项目空间”。主要是针对学院策展系和实践系学生的互动关系。 
       
      还有,我们在思考创办一个杂志,探讨大学文化与学术之间的关系,探讨如何将展览做得更到位、更博物馆化等等。 
       
      另一个就是在公共教育方面也在思考一些问题。作为一个大学的美术馆,它在公共教育方面跟大学的关系,还有跟设计的关系,这些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新的课题。作为一个公共美术馆,公共教育会面对大众开放,包括儿童、老年人;作为一个学院的美术馆,它本来就是一个教学机构。那么它如何把教学部分往前推进,做到更开阔,还是需要探讨的一个问题。 
       
      再有一点,我们在做展览布展方面的调整。我们必须拥有一支自身能力很强的队伍,这支队伍能决定一个展览呈现出来的效果。比如说策划展览:跟这个场地的结合,对细节性的要求,灯光的要求等等,这是我们这个阶段最努力的一块,也会给人一些新的感受。马上就是世界设计大会,在这里有五、六个展览,其中有一些展览,在布展方面是具有很大挑战性的,专业要求也很强。 
       
      还有关于典藏这一块儿。我们觉得这个阶段以来我们做过“历代名画展”等展览,我觉得中央美院的藏品这一块是非常丰富,非常好的。但是这一块如何去做,如何去好好地整理,好好地研究,如何跟教学、跟学院结合起来,这是对中央美院资源如何整理和利用的问题。 
       
      世艺网:您最近在忙什么? 
       
      王璜生:27号有一个活动,是我们做的一个项目:将一个空间开辟出来,做成空间的系列活动,叫做“项目空间系列活动”。 
       
      既然是美院的美术馆,就要跟教学结合起来。我们希望是美院策展系的学生,在老师指导下实践来做造型艺术系学生的展览,或者是青年教师的展览,理念是这样的。以前策展系的学生,他们做一个做展览都是在798,或者别的地方去,现在能够在央美美术馆的空间里面做实习性的展览,是非常有意义的。 
       
      这个空间也有它的特殊性,可以做一些具有挑战性的展览,跟教学结合起来去推动跟学院学生的交流。 
       
      世艺网:这个项目有专门的负责人吗? 
       
      王璜生:有一个专门的负责人,皮力、余丁也都非常感兴趣,也在积极地参与。 
       
      世艺网:像“历代名画展”,我们都知道它是在争议声中开始,在争议声中结束的。对于这样一个展览引起大家这么多的关注、争议、交锋,您自己是怎么来看待这个展览本身带来的社会现象? 
       
      王璜生:非常好。这次展览的呈现,使我们感受到中央美院有很好的藏品,对这批藏品,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包括当时这个展览的策展,就是用一种宣传方式,介入对这个藏品新的策划。 
       
      大家知道中央美院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展览也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做,至于说做的过程中有没有一些问题,或者是由于时间的问题,各种条件限制的问题,可能我们都会承认这里面是有缺陷的。在一些细节方面考虑不周,我在一篇文章里面也特别谈到,做这样一个展览,在国外需要五年时间来筹备。 
       
      昨天晚上我接待一个从英国维多利亚博物馆过来的非常重要的策展人,也是中国的一个学者,他来中国干什么呢?就是为了准备他2013年在他们馆所举办的一个中国历代绘画展,你看人家已经提前这么多年开始做了,而且也已经准备了一段时间了,去看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的准备。 
       
      我觉得我们对藏品的利用、研究、展览方面应该去好好做,这很重要。之后我们做“精品展览”的时候,从挑选作品到视觉的呈现,希望能够做到博物馆的专业要求。这个展览的呈现,还是得到了很多肯定的。比如说像徐冰院长说:“这个展览这样的呈现方式,不亚于在国外他所看到的一些大博物馆,像大都会博物馆的呈现。”从这些方面来讲,我觉得还是挺欣慰的。 
       
      第一,这个展览考验了我们的场地,因为我们的场地一直受到众多的怀疑。 
       
      第二,考验了我们的设备。目前来讲,我们的灯光只有设计所需要量的三分之一,很多地方,我们只能用很简单的方式来进行,但是这次我们努力地希望将它能够按照我们的预想去呈现。 
       
      第三,考验我们的队伍,布展的队伍,对工作的认真,对专业性的考量等等,这个展览应该说呈现的是比较好。 
       
      世艺网:“碰撞”这个展览和馆藏展的时间几乎是重叠的。给观众带来很不一样的感受,视觉上的,心灵上的感受都是特别不一样的,这种是特意安排的吗? 
       
      王璜生:应该说是特意安排的。我觉得在我们二楼,从空间来讲做这种比较研究性的展览,藏品的展览是非常合适的。正好跨国庆,在国庆拿出我们学校的藏品,还有我们的一些学校名师的作品,做一个非常精致的呈现,会得到很多关注的,事实上也是这样。每天观众都非常多。我看到很多学生都非常认真地在看画,据我所知有一些看了好几次。因为学生进来是免票的,确实大家都很喜欢。 
       
      紧接着之后当代艺术展的呈现,也是对我们空间的一种检验,在三楼、四楼、大堂的空间都做了一些比较精心的考虑之后,现在呈现出来也是非常好的。这样一个参观,从五代,最早的宋代,然后明、清的东西,到建国以后的东西,有传统的中国画又有油画、雕塑,又有当代艺术。 
       
      世艺网:这种视觉感受本身就是一种碰撞。 
       
      王璜生:对,非常有意思。 
       
      世艺网:从您开始做馆长到现在,能给我们历数下几个大的展览吗? 
       
      王璜生:其实近期的这些展览都是之前安排好的,好像我一到的时候,马上接触一个新媒体的展览,跟韩国合作的一个新媒体展览。那个展览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我们关于这种新媒体的阐释。在策展的过程中,对空间应该比较详细去考虑,怎样才能呈现得更好。有一些应该避短扬长,但是我们之前的准备不够充分。紧接着就是“历代名画展”,在展览的准备方面,资源很好的利用方面还是存在一定的问题。 
       
      “名画大展”是国家的一个大型活动,我希望这个大型展览应该很好的在我们的空间得到呈现,细节做得更好一点。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在慢慢地培养队伍,我想最近的“碰撞展”和“精品展”是我们近期工作的一个高峰,大家的反应都是比较好的。 
       
      世艺网:总结这几次展览,您能给自己打多少分? 
       
      王璜生:我想我在这个展览里面只是一个策划顾问,还不是真正的策划主体,在这个展览上,我觉得策划人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资金筹措、联络、安排等等。这里面还有非常不错的大作品,架上绘画也有一些不错的。当然,也有一些遗憾,比如说像王广义的作品,其实呈现方面或者还有其它更适合的作品的话,应该会更好一些。在要求艺术家提供的作品方面,目前并不是最好的效果,还是有欠缺的。 
       
      整个展览的呈现,多数还是可以的。但是,三楼的空间还是挺难做的,像隋建国的作品这么大,显得都不大。空间这么大,一定要区别其它的作品,它们之间的关系,有时候不是特别地好处理。 
       
      世艺网:空间比较容易把作品的气势给吃掉。 
       
      王璜生:是的。因此,还是有一个慢慢摸索的过程。 
       
      世艺网:现在我们也看到您接手美术馆以后有一些新的动向,比如说您认为美术馆可以实行联票制。 
       
      王璜生:这个不是我提出来的,其实是尤伦斯的公共教育部向我发出邀请,要我考虑这个问题。我想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事,希望大家能够考虑这个问题。但是,后来好像也没有进一步地发展。我这边是觉得可以考虑这个问题的,应该考虑的。但是,我想关键还是需要做,是要有具体操作性的。 
       
      世艺网:关于美术馆的赞助与合作,以及收藏,也是大家比较关注的问题,我们来就这个问题跟您探讨一下。近期的展览和活动,可以看出虽然是学院的美术馆,还是走在了当代艺术的前沿阵地上,在与对外的这种合作的关系中,您是基于什么样的考量? 
       
      王璜生:我觉得近期的展览影响比较大,还有一系列的论坛活动等等,影响都很好,显得好像是跟当代艺术很近。我一直认为当代艺术比较抢眼,大家都比较容易关注它。但是我想央美美术馆,我一直的说法:应该是背靠着央美的学术资源来安静地做作品。作为一个美院美术馆,它应该拥有学术高度,拥有一种对于历史的态度。当然,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很好地协调如何跟学院的学术机构,共同来做活动,而不是彼此在做彼此的事。 
       
      我的体会,这个阶段,如果跟广东美术馆比较的话,这里面对的、接受的大家提供的展览方案的层次都非常高,很有意思,而且规模也很大。在这里边,可能我发挥的作用,就是将这个东西,按照一种策展的经验、博物馆的经验,让它从策展的角度朝着美术馆方向发展,从博物馆的角度有一个更好的呈现,跟公众建立一些更好的交流,包括导视系统等等,还有相应的一些细节性的东西,印刷之类的。包括这次“设计大展”,因为学院原来也说是不是该印一些东西,我们坚决要求要印。这么大的一个活动应该有一个导视系统,包括标识,和能够拿在手里面的导读、导览。这个阶段,我更重视的是这些工作。 
       
      至于说自己从央美美术馆角度出发策划一些活动,考虑什么问题,这些东西也在想,但是我可能不是特别地急。像近期“项目空间”的活动,我想从小做起,一个很小的空间,让一两个年轻的策展人有一个实践的机会。这个展览应该能够跟教学结合起来,很东方化的展览,有别于另外一些空间,要建立这样一个交流的平台。我想从这种很小的东西做起,一年做六、七个这样的展览,会形成一个非常有特点,又跟教学有关,也有潜在意义的一些东西。 
       
      世艺网:作为美术馆,我们都知道会有一些社会的赞助或者是作品捐赠方面的事情,不知道央美美术馆这边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王璜生:我们会这样做,也在安排一个架构,开始在做。现在想做的不只是一个单独的项目,去找一些资金赞助的问题。我们最近一直在考虑建立一个基金,就是央美美术馆的基金,这个基金如何建立,如何运作,怎么规范化,我们会去考虑这些问题。 
       
      从近期的这些展览活动来讲,很多项目的赞助都是由原来的策展人或者是主办机构来运作。近期的“项目空间系列活动”的启动,我们也在寻求一些合作。同时,我们在谈准备创办的一个美术馆的刊物,也希望能够得到社会的赞助。 
       
      世艺网:现在美术馆有接受作品的捐赠吗? 
       
      王璜生:我们现在很快会成立一个收藏委员会,之后再来考虑这个问题。捐赠要有一个很好的把关,这个委员会要进行把关。同时我们也考虑对当代艺术的收藏,目前对央美美术馆来讲,很多当代艺术家都是比较有影响的,也都是从这个校门走出去的,所以他们很希望能把一些作品捐赠给母校,或者是母校能够收藏这样的作品。我想随着美术馆各个方面的完善,我们会考虑用一种方式来做这个方面的工作。 
       
      世艺网:社会处在转型期,当代艺术也在转换,从学院式慢慢向资本市场转化,学院美术馆怎样来跟上这种节奏呢? 
       
      王璜生:这个还没有想过。因为资本离我们太远了,我们谈不上这一点,我们现在想的更多的是一种学术建设,怎么样来做好,当然从近期的“碰撞”展的运作来讲,我觉得资本的力量很大,也觉得确实应该感谢有这样的资本的进入,而且展览的各方面做得还是很精致的。如果单靠央美或者是作为一个美术馆是很难做到的。 
       
      我想,我们会更多地去努力跟资本的合作。当然我们应该是从学术出发,然后去寻求更多的赞助和资本的资助,会考虑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也很希望用超越赞助,或者是游离于赞助之外的方式,比如我们有很好的空间,这个空间其实可以跟一些大的文化活动,企业活动合作,去做一种模式。可能跟艺术不需要太搭边的一些东西,但是我们会用一种另类的空间,而不是用主要的空间来做,包括像咖啡厅,报告厅等等,希望通过这些方面获得一些资金的支持,维持美术馆的事业和学术。 
       
      世艺网:美术馆会成立市场部吗? 
       
      王璜生:我们可能会有发展部,发展活动这一块放在公共教育这一块里边。随着整个形势的发展,我们会考虑成立一个部门。 
       
      世艺网:前后的这些展览,您觉得跟学生之间的沟通是不是跟以前相比有一个更好的互动了呢? 
       
      王璜生:这方面我就没有直接地探讨过,但是我从近期的“项目空间”的设立,其实是非常有意地、主动地跟学生们去建立一种关系,但是从近期的藏品展览来讲,能够看到学生非常认真来看画,我们还不同意他们在里边画,但是可以拍照,只要不是用闪光灯就可以拍。这一点,很多国际的大美术馆都是这样做的,没有说不能拍照的。我觉得拍照是一个传播的方式。“碰撞展”开幕式晚上来很多嘉宾,有好多酒会,主办方就担心开放的时候,会影响嘉宾的酒会等等,但是我们还是坚决地做了,那天晚上学生都免票进来,我觉得最后的效果是嘉宾和大家一起交流,觉得气氛太好了。 
       
      世艺网:我们现在关心一下王馆长本人一些生活上的事情。其实在短短的时间内,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会不会觉得很累? 
       
      王璜生:没有,我一直身体比较好。其实也没做太多什么。我也觉得慢慢来,我最近这个阶段都是节奏很慢的,也正好是碰上有几个事情必须做。但是作为一个美术馆的管理工作来讲,我还是驾轻就熟的。以前广州美术馆那么大,千头万绪的,当然这边现在的结构还没有很好地搭建,沟通会多一点,因为整个学院里面的人的素质比较高,所以沟通也比较容易一点,毕竟我们现在人少,素质又比较高,几句话就都解决问题了。 
       
      世艺网:你觉得在央美美术馆做馆长,是真正的展开手脚做还是有一定束缚的? 
       
      王璜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是做事。当然我想,很多人都特别关心我:会不会受到这种关系的制约等等,这一点来讲,我是觉得不会太严重。因为我觉得一个人做事情还是有他自己的方式的,而且应该是理性做事,束缚是到处都有的,你走路在马路上都有束缚,比如说按规矩走斑马线或者是不走斑马线的,你不能说要你去走斑马线,就变成了被人家束缚,一定要不走斑马线。我觉得就是看你的心态怎么看这个问题。 
       
      世艺网:心态还是很好的。 
       
      王璜生:我特别喜欢北京的气候。 
       
      世艺网:是吗? 
       
      王璜生:是。 
       
      世艺网:是不是因为九、十月份是北京最好的气候? 
       
      王璜生:夏天也比广州好多了,因为夏天这里也是很爽的,虽然阳光看起来比广州还厉害,但是你到了阴影底下或者是晚上都是非常爽快的,非常好的。 
       
      世艺网:您在这儿过过冬天吗? 
       
      王璜生:过过。我八五年在这里。我非常喜欢北京,我74年在北京呆了一个多月,那个时候才十几岁,也有很好的朋友,一直跟北京是有联系的。 
       
      世艺网:74年是什么季节? 
       
      王璜生:6月到7月。我85到86年在北京呆了一年,当时在北京钢铁学院学外语,正好赶上北京轰轰烈烈的时候,特别是劳森伯格的展览,当时很震动,特别好。 
       
      世艺网:这个冬天会不会对您是一个考验,因为好久没有这么冷过? 
       
      王璜生:没有,北京冬天很暖和的,屋里很暖和,因为经常开会什么的。 
       
      世艺网:会很干燥。 
       
      王璜生:很干燥。 
       
      世艺网:对于您而言,下一步有没有一些什么规划,可以跟我们分享? 
       
      王璜生:规划来讲,一方面就是做几个小活动,包括“项目空间”活动,包括从策展专业入手,联系国外方面,进行一些合作。我也一直比较希望去作一个有发觉历史和当下之间关系的一个专题性的展览,我一直在考虑怎么做。就国外的专业博物馆来讲,很多都会重视一种时代的东西,也有一些民生和艺术之间关系的展览。我从这些方面考虑去做一些活动和计划。从古代到当代,当代艺术家是怎样做的,怎么看的。 
       
      另一个,我希望做一本艺术的刊物。作为大学里的美术馆甚至是博物馆,大学文化,这种大学精神、个体性、独立人格培养是很重要的。我希望作为美术馆应该有这样的功能,让学院跟教学,跟学校的培养,跟大学精神在一块,来做事情。 
       
      世艺网:在繁忙的工作之后,您个人通过什么方式来调节自己? 
       
      王璜生:因为我还是一个画家,有时候还画一点画。 
       
      世艺网:有画室吗? 
       
      王璜生:在环铁搞了一个画室。 
       
      世艺网:还是做水墨方面的吗? 
       
      王璜生:对,做水墨方面的。我在水墨方面,最近也在阐释一个新的想法,也会跟我的美术馆工作结合起来。 
       
      世艺网:美术馆这边之后会对水墨有一些关注的展览吗? 
       
      王璜生:我想会,但是我不会为水墨而水墨,会有一个考虑,但目前来讲,为水墨而水墨,太窄了。应该考虑将水墨放在一个什么样的空间里去。 
       
      世艺网:在对央美美术馆历史的梳理上有要跟我们分享的吗? 
       
      王璜生:据资料记载,央美美术馆应该是新中国最早的一个美术馆。这段历史是怎么样,这个过程是怎么样,从最早中央美院陈列馆,当时第一任馆长是谁,这个架构怎么建立起来的,开始怎么做等等这些东西,我觉得挺好的。 
       
      世艺网:以前在美院,美术馆是整个院里所有系统里最弱的一项,现在我觉得变成了它的强项之一。 
       
      王璜生:不是的。那天看到我们的一本校址里边,竟然美术馆没有在里边。我找到谭平老师,我说:“怎么这本东西没有?”他说:“以前我看还有,怎么现在没有了。”(哈哈)科研机构里面,各个院系下来以后,图书馆都有,央美图书馆非常厉害,看了之后,我觉得央美的图书馆太厉害了,闻一多曾经在这里当过馆长什么的,很有历史的。我希望借助这个新馆开馆一周年的时候,将美术馆的历史呈现出来,跟社会上有一个交待。 
       
      世艺网:梳理历史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 
       
      王璜生:对,要不感觉好像找不着位置了。  
       
        世艺网:谢谢!
       
      

上一篇:何灿波:一个“人”的风景
下一篇:访法国艺术策展人、收藏家悠悠·玛格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