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资讯
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艺术金融:市场突破新力量

    艺术金融:市场突破新力量

  • 2016-05-24 01:59:00  来源 :南方日报  
      “中国艺术品市场经过几十年的高速发展,现在遭遇发展瓶颈,仅依靠艺术品市场自身的力量已无法解决固有的问题,必须依靠外在力量,尤其是资本的力量才能实 现新突破,转型升级。”5月20日,中国首届艺术品产业诚信发展高峰论坛在广州艺博会上举行,与会嘉宾们认为,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很多问题正愈演愈烈,当 中包括“三假”即造假、售假、拍假,价格体系扭曲以及交易体系混乱等方面的问题,需要寻找新的市场力量加入,依靠艺术品金融发展,推进诚信机制的建立,将 当前陷入持续萎缩、调整的艺术品市场带出低谷,并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艺术金融的发展将成为中国艺术品市场转型发展的一个重要机遇。”

      不过,有金融机构提出,当前我国发展艺术金融还存在不少短板,相关法律法规不健全,配套的基础还不完善,发展艺术金融尚不成熟。

      现状 中国艺术品市场痼疾三大核心问题待解决

      中国艺术品市场虽然跻身全球三大艺术品交易市场,然而自2011年起,一度高速前行的艺术品市场便开始进入调整期。这两年更是进入调整的“深水区”,市场萎缩、交易不活跃、艺术品市场的购买力和购买信心不足等等。

      “中国艺术品市场从2015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是最为困难的时期,这是一个市场发展的基本面,表现在市场规模持续萎缩,虽然萎缩速度开始减慢。” 中国艺术产业研究院副院长西沐指出,当前中国艺术品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还是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过程中的三大核心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首先是诚信机制问题,最突出的是“三假”问题,即:制假、贩假、拍假。其次是价格形成机制问题,目前艺术品价格定价还是用市场“明星”与看“名头”评判价 值,价格扭曲的局面没有得到很好的改变。第三是交易体系比较混乱,一、二级市场存在严重倒挂问题,尤其是交易体系里最核心的退出机制,很多投资者在购入和 收藏时,怀着美好的愿望,但想变现退出时,才发现退出的渠道和平台非常少,“千军万马在走独木桥。”

      “上述种种问题,依靠艺术品市场本身的力量没办法解决,我们要寻找新的市场力量。”西沐认为,要解决当前艺术品市场长期形成的痼疾,突破当前困境,在实践中发现,还是要依靠资本——比如艺术金融的发展来推动艺术品市场疑难问题的解决。

      西沐称,比如诚信机制建设,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不诚信核心主要在交易领域,故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乱象,还是在交易中解决问题。“大的方向有两个,一个是艺术品市场交易如何平台化。像文交所的模式,它们使得交易过程透明化,平台加互联网的融合,是平台化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

      第二个是艺术品鉴证备案溯源体系,通过对艺术的交易的流程、规范、管理进行规范化、标准化,艺术品溯源的意义就是在交易环节构建诚信。

      此外,艺术品市场需要监管。艺术品市场是一个非标准的业务,需要特种服务。这种情况下,监管就不能滞后。而监管必须有手段和依据,除了行业管理的职能外, 更重要的是依靠行业规范的标准,还有政策、法律、法规的突破,“对艺术品市场管理要改变思维,政府要把信用管理作为非常重要的事情来抓。”

      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执行院长孔达达也认为,推动艺术金融发展有利于推动艺术品市场转型升级。他指出,艺术金融的发展将为艺术市场大大增加流动性,不仅盘 活艺术市场里的存量资金,还将把我国目前沉淀的2万亿艺术资产,变成可流通的艺术资本。“这部分资本的激活,将使目前我国艺术市场每年数百亿的交易总额, 提升到一个新的层面。”

      发展 部分市场在试水

      艺术基金、艺术品质押贷款

      据了解,艺术金融涵盖的内容较多,目前国内金融机构尝试的主要是艺术品基金、艺术品信托、艺术品保险、艺术品质押融资、艺术品租赁等。

      在上海、北京、潍坊有部分银行、典当行与拍卖行等合作,开展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据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 委员会委员季涛介绍,去年中国嘉德春拍曾高价拍出一幅潘天寿的《鹰石山花图》。但在拍卖前,委托方向中国嘉德提出急需钱,需要其作1亿元的担保。嘉德根据 经验,经对该画作鉴定、评估后,判断该画作拍卖价格肯定会超过1亿,而且拍出可能性很大。为此,嘉德答应为委托方做银行担保,经与某大金融机构谈成合作, 在1天内就为委托方贷出1亿元。在去年春拍时,这件作品果然不负众望,拍出2.43亿高价。

      “这件事情说明,大拍卖公司对质押的艺术品有信心,如果金融机构要做艺术品质押贷款业务,应该和顶尖拍卖行合作,因为这些拍卖行对艺术品的鉴定、评估、回 购以及保管等,都具有现成的专业能力。”季涛指出,顶尖拍卖行手上也有很多大客户资源,比如顶级的买家、卖家、藏家,拍卖行知道这些客户哪些人缺钱,同时 也知道他们在拍卖场上的成交情况,能第一时间掌握这些贷款者的资料,帮助金融机构尽快地把贷款完成。

      近日,上海银行市北分行辖属文化产业特色支行成功发放了首笔书画艺术品质押贷款。据该银行介绍,该业务的借款人为上海的一家艺术品公司,其经营了20多年 的上海知名画廊,质押物是该画廊收藏的近现代著名画家傅抱石先生的山水精品画作《山斋饮酒》。在此次贷款业务中,上海文化艺术品研究院作为该行艺术品评估 鉴定合作机构对上述艺术品进行鉴定评估,上海自贸区的上海自贸区艺术品保税仓库则为艺术品提供仓储质押保管,同时该行配合设计了相应的风险防范措施。

      据上海文化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孔达达介绍,该学院就是上海银行市北分行指定的第三方机构,该学院研发构建立的艺术品鉴评体系,可为艺术品质押贷款进行鉴定、估值、风险评估,而且在操作层面上有精心的设计。

      此外,艺术金融中的艺术租赁,目前在国内也刚刚冒出。北京德美艺嘉文化产业有限公司CEO董艺告诉记者,该公司今年开展了艺术租赁业务,主要是与大房产商、机构合作,业务发展很快。“市场有这方面的需求,预计有百亿的市场规模。”

      对于未来艺术金融的多种表现形式,董艺认为,她最看好的是艺术基金和艺术品租赁。

      其中艺术基金,目前出现一些好的趋势,国内部分家族财富传承时,已将艺术品作为财富配置内容之一。“艺术品增值周期长,长期保值、抗通胀,目前国内这块市 场规模比较难估量,因为非常私密,大家很难知道每个家族用多少钱去做收藏,当然该领域对专业性要求非常高。”据董艺透露,政府对艺术基金也很热心推动,现 在各地政府做了好多文化产业基金,政府成立了一些大型国有艺术类基金,部分甚至带有公益性质。“这个应该是艺术金融领域的主流。”

      “艺术品的租赁包含着融资租赁。融资租赁是艺术金融领域我最看好的一块。”董艺说,该市场潜力估计在百亿级,而且是一个刚性需求。

      此外,她认为,文交所也是艺术金融里很有潜力的模式,它对艺术品的定价、确真、交易、退出等提供了最基础性的保障。

      ■探讨

      应完善鉴真、确价、保管等基础配套措施

      不过,国内艺术品市场对艺术金融讨论热情,充满期待,政府相关部门也在呼吁推动艺术品金融化、资本化,然而在实践中,艺术金融发展缓慢,金融机构包括银 行、保险业等,对艺术金融“冷淡”,推出相关业务、产品者甚少。业内认为,其原因是当前推广艺术金融的市场风险很大,艺术金融在国内发展还不成熟,很多配 套的服务、机构、设施均不具备,故难以推动。

      据季涛介绍,去年北京有家银行拿出30个亿的额度做艺术金融业务,该银行与拍卖行合作,让拍卖行组成鉴定评估机构,但最后一年只完成1亿的业务量,只完成三十分之一。

      “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资源比较少,可质押贷款的艺术品、高价值,而且愿意拿出来质押的少。其次是鉴定评估耗时比较长。鉴定、评估工作涉 及的专家比较多,艺术品门类很多,而同一门类专长于某人某画的又极少,这个过程就耗费很多时间。”季涛说,艺术品质押贷款在国内银行中普遍推广开的难度很 大,其规模化与产业化似乎依然是遥遥无期。

      多位专家均表示,目前在国内开展艺术金融存在的风险还比较多。

      中国保监会重大决策专家咨询委员会(筹)负责人许彬就指出,保险业目前没有跟上艺术市场主要是艺术品的确真和确价问题难以解决,确真,即艺术品的真假问 题;确价,缺乏第三数据支持,“艺术市场的诚信问题、法律法规不是很健全,市场缺乏公认的第三方机构,还缺少很多数据的支持,这些都还需要积累。”

      画家、人民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丁芳认为,在对艺术品鉴真方面,目前国内大多是依赖根据经验判断的鉴定师们,而仅依靠经验判断,出错率就高,这是一个短板。“从教学来讲,要积极从学科建设开始。”

      季涛认为,从事艺术金融的风险有五方面,一个是真伪的问题。银行不知道信任谁。第二是评估风险,“现在有些银行在给当代艺术、不出名的画家做质押贷款是有 问题的,因为很多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还没有成形,他们的作品是处于上升期还是下降期?评估非常难的。如果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已经在市场销售了10年、20年, 但还没有进过拍卖行,那这个作家的作品价格是不稳定的,银行不应放款。

      “第三个风险是保管,一件艺术品在保管过程中出现损坏,比如竹笔筒裂了,黄花梨家具变形了,瓷器口崩,这些都可能出现风险。第四是交接过程,需要有很好的 见证,艺术品容易被复制、被掉包。在交接时,需要一系列的手段如录音、录像、图片做证据。”季涛称,还有一个风险是来源,“万一这件质押的艺术品是偷来 的,或不明渠道而来的,这也是不可贷款的。”

      “艺术品金融的品类非常多,最大的风险是基础性风险,来自于我们对于艺术品价值的判断。”董艺说,假如参与交易的投资者们不理解艺术金融的核心价值,不理解艺术品的核心价值,那样的风险纯粹是交易风险。

      董艺建议,要避免风险最基础的是要做艺术教育,把参与者教育成懂得艺术品的价值,懂得艺术价值,艺术的金融风险才能有效地化解。“我们现在讨论的追溯、确 真、确权、估值,包括对艺术品价值的教育,都是未来艺术金融良性发展的基石,没有教育,金融风险会非常大。就像股票市场,风险也很大,但经过教育之后,股 民们有了风险认知能力,也有了风险承担的心理。”
上一篇:荷兰回购的伦勃朗著名油画回返娘家将展出
下一篇:英国举办最新当代中国设计展
Copyright 2012-2015 CL2000.com. Version:2.0.1 版权所有:北京迅游达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京ICP证01028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121号